SERVICE SYSTEM 创新年会
来源:
发布时间: 2016 - 09 - 13
内定政策的转变,势必导致改革开始阶段不得不来做一个减法,让教育重新从原点出发,革除过去违背教育规律的无效负担与行为;在此基础上,又不得不开始做一个加法,去寻找符合教育规律,符合时代发展的教育之路。 “作业有病”为什么《新校长》杂志主编 李斌 “作业病了”,这个命题几乎是当今所有中国人的共识——无论身在其中,或仅仅作为旁观者。我的邻居女孩就读于本市最好的中学,长期考试全班第一,眼看北大清华可期。但她的父母却深感痛苦,甚至考虑要通过“送出国”来改变现实。痛苦的根源来自作业:每天深夜12点半才能搁笔,早晨6点半又要起床。日复一日周周轮回,窈窕淑女熬成了“胖乖乖”,疲累之余只剩下打游戏,一切爱好灰飞烟灭,所有亲人看她脸色……女孩的父母暗怀恐惧又欲罢不能:再熬三年半,这个孩子肯定身心俱毁;不熬下去,她连唯一的自信也将失去。百度搜索“作业”二字,罕见地在百度百科里看见完全情绪化的名词解释:1. 一种教师复仇的工具;2. 一种让中国学生崩溃的刑具;3. 一种在学校已知还要回家写的怪物;4.一种制造黑眼圈和心理疾病的东西……是的,在所有教育问题中,作业成了最容易让人情绪化的领域之一:其争论之激烈,观点之多元,改进之缓慢,也处处居教育问题榜首。作业的多与少,深与浅,重复与生动,理想与现实,应试与应世,在全球教育界和社会各阶层,都莫衷一是。作业之病,病在基于考试目标的题海战术;病在基于答题技巧的反复操练;病在基于学校竞争力诉求的标准化记忆;病在基于不给学生留白时间、出错空间的家校恐惧;病在基于对学生自控力、想象力、创造力、自我表达力等方面的毫无信心……所有这一切,都不断地提醒人们一个客观现实:中国教育现阶段的主要矛盾,是学生不断增长的视野、智商和多元发展诉求,与学校及教师不断下降的职业定力、专业素养之间的矛盾。而“作业病”,正是这一背景下,传统作业即将失去“舞台价...
来源:
发布时间: 2016 - 09 - 13
科学从诞生之日起,其存在使命就是“对人本身的关心”:认识未知的世界,以便人类更好地生活。从这个角度而言,我们呼唤有温度的科学教育。 《新校长》第二期杂志在二月的春天和朋友们见面了。书香和花香并美,愿春光在你心里,撒满践行理想的种子。 科学的温度 在一个追求平权的社会,和一个科学变得可疑的时代,本期“科学教育”的主题显然有些不合时宜。但事实上,这却是中国当代最为重大的社会命题之一:文明的生机不仅与文化的融合相关,也必然与科学的启蒙相通;我们的生活不仅需要技术的支持,更加需要所欠缺的科学精神;华夏子民从文化根子上不习惯科学思维和方法,却又天生容易陷入伪科学的流言与陷阱……百年现代化,科技日益进步,科学精神却远未同步,科学教育的尴尬尤其值得我们警惕。“行百里者半九十”,科学启蒙的“最后十里”若不能跨越,掌握了科技手段而没有匹配科学精神的我们,将呈现出令人担忧的一面:骄傲的自然征服欲、彻底的技术至上观、冰冷的工具理性状,等等。所以阅读本期案例之前,我想试图梳理一下,教育人需要共同知晓的中国科学教育阶段性启蒙的“最后十里”。首先,科学教育必须有助于推动文化的转变。中国文化崇尚“天人合一”,主张从主观出发感悟自然,故时常偏执于内心而忽略了客观;西方哲学“真理在别处”,主张从“人的局限”出发探究自然,却往往偏执于客观而失去了灵性。21 世纪人类共同的理想是:文化在一个更高层次上达成主客观融合,在科学与艺术、人文,科学与生态可持续等方面,找到“中间道路”,实现文化基因中系统性和创造力的统一——在这个意义上,中国文化实在任重而道远。其次,科学教育必须致力于构建课堂的深刻转型。这其实是全球学校教育的共同挑战:在经历了将科学教育定位在事实性知识的传授和过程性能力的培养之后,我们终于认识到,学校理应将重心放在学生对大自然秘密的追问上,学习科学的最好方法,是让孩子们在科学课堂中进...
来源:
发布时间: 2016 - 09 - 13
在文化的最初始,教育最根本的目标是什么?自由与规范、自然与社会、创新与继承、理想与现实……该如何实现平衡与嫁接?在全球文明圈内,东西方的文化取向、传统与现代的价值立场,相通在哪里?接轨在何处?教育当如何培养学生面向世界与未来的共存之道?寻找那颗种子伴随《新校长》呈现在您面前,脱胎于前“校长传媒”团队的蒲公英教育智库也正式启幕了。此时此刻,有些兴奋,也有些哀伤。教育,持守、传递着人类文明中那些美好的文化与价值观,却又不得不同体共生着病与丑的基因;一群教育媒体人,孜孜梦想着一个“新的世界”,却又常常只能在“旧世界”里安身立命……我们开始深深理解五年来所接触到的您或您的同行,开始明白,没有一位校长不曾有过关于学校的理想,而没有一份理想不曾经历千锤百炼的沧桑。三个月震荡时间,团队的每一位同事都面临一场重新选择。在传统媒体哀声一片的时代,我们是否要向现实妥协,因利益选题,靠版面收费?在坏的市场逻辑如影随形的时候,我们是转而服从于资本的意志,还是服膺于社会公器的立场?在浮浅成为一个浮华世界的通行证时,我们是趴在酒桌前享受随波逐流的快感,还是回到最初的梦想,经历专业与思想的阵痛,抵达彼岸那些“自由站立的风骨”?幸运的是,我们作出了选择,决定重起炉灶,搭新平台,走初始路。有数十天的时间,蒲公英重庆团队借住在一家画廊临时办公,这里触目都有美丽的作品,也流淌着古往今来那些伟大艺术品的故事。这引发了我们一些不经意的讨论。比如,教育似乎没有成功的一天,但教育人需要有成功的人生,那么,我们该如何衡量这份成功?财富、权力、享乐等首先成为被排除的选项。一位同事提出:教育的人生理应像艺术家一样,“有能力实现一种可以流传的美”;另一位同事补充:我们必须在浪漫中保持一份理性,清醒地看到,美丽易碎,经久之美究竟依托什么才能实现?这些讨论牵出了《新校长》不同以往的新主张:求真理,接地气。是的,呈现在您面前的这份刊...
CONTACT US 联系我们 市场合作:xinxiaozhang@126.com
发行咨询:023-67515642
合作垂询:023-67073666
地址:重庆市渝北区新南路11号人和天地4栋2-3#
关注我们 Our attention
《新校长》 《星教师》 蒲公英书房
在线留言 FEEDBACK
  • 您的姓名:
  • *
  • 公司名称:
  • *
  • 地址:
  • *
  • 电话:
  • *
  • 传真:
  • *
  • E-mail:
  • *
  • 邮政编码:
  • *
  • 留言主题:
  • *
  • 详细说明:
  • *
Copyright ©2016 重庆市新美育文化传媒有限公司
犀牛云提供企业云服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