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RVICE SYSTEM 创新年会

2016.03

发布时间: 2016-08-31
来源:
浏览数: 42

面对本期杂志那些难能可贵的先行者故事,我们一方面感动于其中美好而勇敢的实践,一方面也不完全赞同其中的少部分做法;同时我们开始明白,这些经验也都是特定情境下的“药方”,所以依然在此呈现,以供不同特质的学校参详。


传统:一个最应该“讲点常识”的地方

李斌(蒲公英教育智库总裁、《新校长》杂志主编)


今日元宵节,我坐在咖啡馆写作,却又满心盼望着赶紧完工回家过节。这情境像极了我们所处的时代——生活在全球一体的现代时空,又同步念想着家国一脉的传统温暖。


中华传统文化,对这个国家你我他的今天和未来,究竟意味着什么?


记得多年前国内曾经流行一句话:家不是讲理的地方,而是讲感情的地方。与之相呼应的现象,即“一家之内无界限”——涉及父母妻儿的事情,除了无原则的孝爱,就是无天花板的付出;除了无底线的服从,就是无缘无故的叛逆。


所以对于滋养每个中国人一生的文化,我们也常常本能地“不讲道理”:或者无比痛恨,非扫荡干净不痛快;或者无比重视,非全套照搬不罢休。


其实,这是一个最需要回归常识的领域。


常识是:面对家国与传统,我们必须讲感情,但也必须讲道理;我们离不开经典的滋养,但也离不开打破经典的论述;我们需要古人的智慧,但也需要自己的创造与开拓;我们需要共同的精神秩序,但也需要不同的梦想天空……反之亦然。


而更大的常识还在于,世界文明的每一个侧面:各流派艺术,各门类科学,不同体系的哲学与价值观,乃至教育方法、生活方式、组织形态……都是在漫长的繁衍发展过程中,人类先贤面对各种生存发展的“病症”,开出的不同“药方”,形成的改良智慧。


事实证明,凡传承至今的“药方”,都会对特定的“病症”带来重振生机的价值,同时也会带来价值之外的副作用;当然也没有一个“药方”,能够“包治百病”,放之四海而皆准。


所以面对常识,我们倡导如下的态度与行动:


必须拥抱与欢迎传统文化在现代学校教育中的回归、复兴、浸润、改良;

在此基础上,要更加重视的是传统文化超越时空的精神内涵,而不是完全僵硬地照搬特定前提下的仪式与形式;

必须反思传统文化面向当代与未来的适应性,剔除或者合理解读那些在今天让人学而无益、“知行两张皮”的内容;

必须推动传统文化教育,与现代文明的核心价值观、生活方式、学习科学、技术工具等方面的有效衔接与融合,并形成相互支撑、彼此补充的教育形态。


所以面对本期杂志那些难能可贵的先行者故事,我们一方面感动于其中美好而勇敢的实践,一方面也不完全赞同其中的少部分做法;同时我们开始明白,这些经验也都是特定情境下的“药方”,所以依然在此呈现,以供不同特质的学校参详。基于对传统文化理解不足所带来的缺失,希望得到您更多的包容、指正与帮助,我们将在未来展开持续研究,以各种形态呈现更多精彩思考与案例。


春天吉祥!



传统到底怎么教
王小波(蒲公英教育智库研究员、《新校长》杂志记者)


说实话,做这样一个专题,实在心中忐忑,但凡涉及“文化与意识形态”,一个偏差,就会陷入众人“拷问”。可看着充斥校园的五花八门的乱象,似乎我们又责无旁贷。正本清源非我所能,但愿借此扫清一些障碍,让前路能稍微明亮一些。


纵观国内传统文化教育,零敲碎打者多,成体系者少;学其形者易,习其神者难;师资匮乏,课程稀缺。这边喊着口号苦苦诵经,那边穿着古装三叩九拜,捧着老祖宗五千年结成的硕果,许多学校不是下错了嘴咬到了唇赶紧扔掉,就是伸出舌头舔舔皮毛故意大呼过瘾,或者干脆完全啃不动索然无味地放弃。接触的学校越多,发现的问题越甚,它们不是个例,而是现象。


梳理现象,我们发现有几点问题亟待解决:


1.传统文化进入基础教育学校的核心价值在哪里?

2.课程、教材、师资等教育资源到哪里去寻找?

3.传统文化与现代文明该如何结合?如何处理中国与世界的文化交融?

4.在现有学校课程体系下,传统文化以何种形式切入?


为了回答这些问题,我们邀请了七位在传统文化教育上有着多年研究和实践的学者、校长、教师,组成了“纸上圆桌会议”,对此进行初步探讨,从不同视角多维度解析。相信看过之后,读者心里对传统文化的学校教育应该会有一个整体的认知。


认知需要案例来加深体悟,我们选择了在华人文化教育领域已经有20年实践的台湾道禾实验学校作为封面报道学校。用20多页的篇幅详细介绍了道禾的东方教育哲学、课程体系、师资养成计划、后台支撑系统。感谢他们为后来者已经摸过的石头、走过的弯路,你可以避免。


尽管充斥众多“不良现象”,我们也寻找到一些或是能力出众,或是胸有情怀,真实行走在路上的传统文化教育践行者,分不同学段或地区——幼小、中学、综合、区域——为读者介绍他们的课程与活动实践,以期为传统文化在不同学段如何进入学校提供启发。


当然我们的视野不应仅限于国内,全世界很多国家在全球化冲击下,都曾经或正在面临本国文化传承的问题。韩国与日本是其中的典型代表,而且对中国而言,它们对传统文化教育的做法比欧美国家更具参考性,所以选择了这两个国家开拓我们的思路。


有时候知道怎么做,但是做不了,因为找不到资源。为此我们用了一整个板块的内容,梳理了一些可资利用的课程与教材、公共资源、师资培养方面的传统文化教育资源。手里有工具,事半功倍。


最后,针对现存的一些有争议的传统文化教育现象,精选了几篇文章,供读者阅读思考。


传统文化的学校教育正在重新起步,踉跄而行,摔几个跟头难免。要以文化育人,当然不能一蹴而就,愿前行者互相砥砺,彼此照亮。这也是我们做此专题的初衷。


如果有一天,中国的学生立足世界之林,都能血脉酝养华夏,言行融汇世界,我们又岂惧当初的筚路蓝缕!一起上路吧,我的伙伴。

分享到:
  • 相关推荐 RELATED TO RECOMMEND
  • 点击次数: 86
    2016 - 08 - 31
    尊敬的读者:您今天拿到手里的这份刊物,是由《新校长》杂志编辑部一年前开始策划、关乎学校教育当下及未来发展的选题。每一期刊物的执行人,在向蒲公英教育智库申请通过这一项研究课题后,他们都将用一年的时间完成如下采编步骤:1.面向海内外教育领域,以“穷尽一切可能”的姿态搜索课题资料;2.对海量资料进行价值判断,选出最契合当前学校需求的当期案例;3.围绕当期案例及相关延伸阅读,进行杂志的框架设计;4.每月两次内部课题讨论会,不断增删课题内容,优化课题质量,贴近学校现场真正的需求;5.选出最有示范意义的学校,深入学校调查研究,进行特别案例的全方位、多角度采写;6. 将上百万字的案例与文档编辑成为当期《新校长》杂志14万字左右的精华内容。所以,每一期杂志的执行人,都需要兼具如下三个角色:主编、研究员、服务者,他们在用远远超过常规媒体从业者的劳动强度与教育责任心,成就了这样一份教育微观问题解决方案“工具书”,服务于教育一线有所作为的校长及老师的实操需求,并以多年的努力,渐渐成为无数学校改良与进步的有效支撑。特别要说明的是,每一期杂志的版式,智库美编也以“作品心态”在精心地设计,他们甚至请来了中国杰出的画家——四川美术学院副院长庞茂琨教授、中国美术学院何红舟教授、知名肖像画家王子奇为封面校长轮流画像。有校长说:“每天无数的教育类报刊寄到学校,《新校长》是我永远不会丢弃的刊物之一。”还有校长说:“每一期读《新校长》,都觉得学校的未来渐渐清晰,真正的教育大有可为。”更有媒体同行问:“你们是怎么做到的?”是的,我们唯一的优势就是勤奋与专注,以创新之志,以工匠之心,以教育之爱。我们再一次向您推荐这份刊物:每一期杂志,都将带给您某一个领域的海内外最杰出的实例,而且,两年内不会再有别的读物超过它的广度与深度。我们期待您更好地运用这本“实操工具书”,并向更多的校长、学校管理者甚至普通老师赠阅或推荐这份刊物...
  • 点击次数: 44
    2016 - 09 - 09
    改变对于谁都不容易,但总是有人在努力让这个事情快一步,顺一点。在本期杂志上,我们可以看到如何走在教师发展的最前沿,如何搭建教师自主成长的平台,如何培养“未来教师”……         陈旧的教师培训模式已无力安枕文/王小波(蒲公英教育智库研究员、《新校长》杂志记者)今年以来,我制定了一个系统学习计划:慕课“中国传统文化”。根据自己的学习习惯,设定好目标和期限,我在理论学习上选择以在线慕课为主,再配合书籍阅读和学习心得笔记;在实践学习上设计了两次民族地区的旅行、太极拳练习和一门传统技艺——口技的训练;再加入了两三个传统文化学习微信群,去现场听了“禅宗文化”等系列讲座……我利用“互联网+”教育热潮下的资源优势,一步步执行个人的年度学习目标。在过去,这样的学习几乎无法实现,而现在已成趋势。可作为提供教育服务的中小学校,给老师们开展的培训或学习,很多却还停留在传统模式上,对教师的核心发展需求视而不见,对“互联网+”的教育形态利用不佳,对学习机制、学习情境毫无设计……如果老师们还是像从前一样“听话”,学生核心素养的培养并不亟待转变,新技术新工具对传统教学方式的更新没那么快速,或许学校还可以继续在陈旧的教师培训模式上安枕几年,然而世异时移,不管你是否准备已好,新的时代已经到来。改变对于谁都不容易,但总是有人在努力让这个事情快一步,顺一点。本期杂志,我们可以看到,能在20年时间培养或向外输送近60位校级以上干部与特级教师的封面学校——成都市实验小学,如何走在教师发展的最前沿,如何搭建教师自主成长的平台,如何培养“未来教师”……我们还能看到,利用在线大学帮助教师高水平、低难度系统学习的石家庄保利启新小学,在学校内打造“独立教师”的上海市世界外国语小学,撰写教师《地平线报告》进行个性化发展规划的南京市北京东路小学...
  • 点击次数: 46
    2016 - 09 - 09
    本期专辑,我们倡导“以满足学生心智发展为主要目标,以思维流量代替知识流量成为学习重心的教育”。我们相信,这是面向未来人类福祉的根本。在这个愿景下,我们借此向您提供更多的方法、工具和策略。以怎样的心智,才能拥抱无限的天空?文/李斌(蒲公英教育智库总裁、《新校长》杂志总编) 清晨靠窗瞭望,远山层叠初阳温暖,树叶因风微动,内心涌起“站在美好之物旁边赞叹”的诗情画意:见蜘蛛临窗织网久违之心如阳光在叶尖跳舞冥冥中的声音说回来吧,造物的恩宠一般而言,“造物的恩宠”总是指向“万物的灵长”——人类。记得三年前业余搞起“周末儿童读书会”,某邻家小男生曾在书里读到这个说法,不解地问我“为什么是人”,我根据哲学家的共识回答了他:因为人具备高水平的思维力和创造性。事实上,全球教育界也有相同的共识:教育的终极目标就是培养人之为人的思维能力,而思维能力的终极目标就是让人的创造性合乎自然与社会总规律。但真实的教育实践在这个问题上却并不乐观:课堂只有知识流量没有思维流量,学习只有教材蓝本没有现实维度,考试只论分数为王不论真实素养……我们因此培养了一大批缺乏高阶思维力的人,然后以浪漫的毕业致辞将他们送入世界:同学们,从此你们将拥抱无限的天空。事实上,我并不看好他们能立即“拥抱天空”,因为很多人还未曾“深耕大地”。一棵树没有牢牢扎根,如何能迎风生长呢?假如每个美好的人生都有“一片无限的天空”,它应该是由各种能力与价值观撑起的“空间高度”;而每个人的能力与价值观水平,又是由“每份心智土壤里思维根系的密度”所决定。百度“思维”二字,含义为“对新获得的信息结合大脑已有的知识经验储存,进行一系列复杂的心智操作过程”。众所周知,“复杂的心智”意味着“精深的思考”,绝非仅指与生俱来的能力,还一定需要长期的后天思维训练。但放眼望去,今天的孩子们大量训练的是“寻找标准答案”,追求的是“让知识成为终点”,而不是以知识...
  • 点击次数: 69
    2016 - 08 - 31
    设计思维的源头是好奇心、同理心和创造精神,并以此展开对潜在需求的持续洞察;产出的是“有形或无形的解决方案”,并以此实现事物的优化与创造。而所有这一切,都是当今教育界急需具备的核心能力,亟待建立的思维框架。让“设计思维”成为教育主流方法论文/李斌本期关于“新校长”的个性化标签,我想增加的维度是“教育设计师”。在我看来,校长与“新校长”最大的不同,在于是否拥有成熟的“设计思维”。“设计思维”顾名思义,就是像设计师一样观察、思考和解决问题。一名传统的校长和一名成熟的设计师,就角色使命而言基本属于“同道中人”:前者是致力于让学校发生积极的变化,后者是致力于让这个世界变得更美更好。然而他们的思维与行动却又截然不同:传统校长作为组织领导者,习惯于以“上层建筑”为思考维度,以组织结构稳定为工作重心;设计师作为新事物的创造者,则更多关注事物的底层,以所服务人群的行为变迁为中心。传统校长通过定战略、搭班子、带队伍,习惯于固化流程,以目标管理抵达办学结果;设计师则依靠一套创新式解决问题的方法与工具,重视充分调动每一个团队伙伴的优势与激情,让创意和创新自然发生。传统校长因为岗位职责所限,常常只重视眼前的厉害关系;设计师因为超越自己和同行的需要,总是更关注作品如何在专业领域赢得长久的口碑……一名校长的传统思维,总是建立在这样的世界观基础之上:学校教育是客观的、理性的、可量化的,目标是帮助学生找到“最好”的答案,重要的是规范、计划、体系和确定性。而一名拥有“设计思维”的校长,却一定离不开这样的价值观:学校教育是人为建构的,依据社会发展和学习主体的变化而变化,目标是帮助学生不断更新知识、建构思维、习得技能,寻找“更好”地解决问题的方法,因此学习需要不停地体验、经历、突破与创新。所以面向未来,学校校长仅有“管理者思维”已经远远不够,还需要有成熟的“设计者思维”——即从问题出发,以人为中心,以资源和工具为...
  • 点击次数: 49
    2016 - 08 - 31
    此刻高考前夕,中国第一个以杰出校友为切入点、以实证方式编制的中国内地大学本科专业魅力榜,新鲜出炉,希望能为挑专业选大学的莘莘学子,提供一份别具特色的参考指南。系列专业榜单,杰出人物谱系,一卷在手,魅力全收!我们最需要瞭望的,不是大学,而是“专业魅力”1一次沉重的追问即使屠呦呦在2015年砸碎了中国内地一个甲子的“零蛋”,也难以打破中国内地大学高端人才培养的尴尬。这位没有博士文凭、留洋背景,多次落选院士的“三无”科学家,成为中国内地获得诺贝尔科学奖的第一人,在某种意义上成为一个“反证”,折射出中国内地学术生态的弊端。不说美欧强国,单说同处亚洲的日本,就足以让我们汗颜。这个人口约为中国十分之一的“小国”,1949年以来先后获得了21个诺贝尔科学奖,京都大学就有6位本科校友获奖,东京大学、名古屋大学各有3位本科校友获奖。这就难怪钱学森老先生会问:“为什么我们的学校总是培养不出杰出人才?”2005年,时任总理温家宝在看望他的时候,他感慨说:“这么多年培养的学生,还没有哪一个的学术成就,能够跟民国时代培养的大师相比。”民国时代,战乱频仍,当时的中国大学,却培养出众多大师、大家。以西南联大为例,学生约8000人,毕业生仅3343人(1938—1946年),其中就涌现出诺贝尔科学奖获得者杨振宁、李政道,两弹一星功勋奖章获得者邓稼先、陈芳允、屠守锷、朱光亚、王希季,国家最高科学技术奖获得者黄昆(硕士)、刘东生、叶笃正、吴征镒(硕士)、郑哲敏,人文社科杰出人物殷海光、王浩、汪曾祺、郑敏等,国家领导人宋平、彭佩云、王汉斌等,先后共有92人当选中国科学院、中国工程院院士。另一个例子是,蒲公英教育智库研究员在搜集十六届国家最高科学技术奖获得者时发现,25位获奖者中有18位大学毕业于1949年前,只有3位毕业于1952年之后。若说世界排名,也让人感慨。执民国高等教育牛耳的国立中央大学,曾经进入世界大...
CONTACT US 联系我们 市场合作:xinxiaozhang@126.com
发行咨询:023-67515642
合作垂询:023-67073666
地址:重庆市渝北区新南路11号人和天地4栋2-3#
关注我们 Our attention
《新校长》 《星教师》 蒲公英书房
在线留言 FEEDBACK
  • 您的姓名:
  • *
  • 公司名称:
  • *
  • 地址:
  • *
  • 电话:
  • *
  • 传真:
  • *
  • E-mail:
  • *
  • 邮政编码:
  • *
  • 留言主题:
  • *
  • 详细说明:
  • *
Copyright ©2016 重庆市新美育文化传媒有限公司
犀牛云提供企业云服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