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RVICE SYSTEM 创新年会

2016.01

发布时间: 2016-08-31
来源:
浏览数: 32

第二届中国教育创新年会以“重构学习”为主题,我们认为,它理应成为这个时代学校教育首当其冲、别无选择的行动命题。当全世界多元族群、多元文化、多种教育,已经被互联网等工具的进步放在了同一座城市、同一所学校,实现多元和解,就是人类必须面对的最大的创新与重构。


站在这座城市,想对教育创新说些什么?
文 / 李 斌(蒲公英教育智库总裁,《新校长》杂志总编辑)


 

各位来宾 :


晚上好!感谢您岁末之际、百忙之中出席第二届中国教育创新年会。记得去年年会,我们曾以一首经典老歌作为结束语 :《You Raise Me Up》(《你鼓舞了我》)。是的,这份鼓舞甚至延续到了此刻,让我们倍加珍惜今天的相聚。事实上 , 在这个被各领域的变革需求强烈挑战的时代,哪一个率先迎接挑战的领导者、执行者或学习者,不需要彼此的温暖、鼓舞甚至协作呢?


第二届中国教育创新年会以“重构学习”为主题,我们认为,它理应成为这个时代学校教育首当其冲、别无选择的行动命题。同时,这次会议承续了去年年会的宗旨,不仅仅由每一位精彩实践的演讲嘉宾提供内容支撑,我们的意愿是让全部会议的情景——场域、组织、技术、传播、艺术、流程、物料、服务、人与人彼此的影响等方面,展示“重构学习”的多个侧面 ;甚至还邀请每一位参会嘉宾共同推动主题的延展,试图众筹一个如何重构我们自身学习的范例。当然,这其中既有精彩的亮点,也有很多尚待完善的地方,期待在这次会议期间得到您的评价、指导与更多建议。


此刻,我想向各位重点报告一下,在这个深层次教育改革逼近每一个人的时刻,为什么选择深圳这样一座城市,作为我们“重构学习”的会议主场。站在这座被全球政商和媒体界誉为“创客之城”的地方,我们能对教育创新说些什么?


我想到几个关键词,和深圳相关,也和这次大会的主题相关 :


第一个词叫重构:众所周知,深圳是现代中国第一座被完整重构的大型城市。30 多年前,这里只有一个个小渔村和一座座小乡镇,经由一张全新的蓝图,这座被完全重构的城市,以一个点的力量,以史无前例的发展速度,深深地影响了这个国家的历史进程,也间接推动了今天在教育领域风起云涌的“重构学习”的潮流。


第二个词叫接口 :这座城市之所以被重构,是为了让封闭的中国找到与世界相通的接口。我们都知道,一切必要的封闭系统,都需要从一个点上来衡量它的生命力,即它和世界上其他系统的接口是否畅通。和别的城市相比,深圳最直接地承受了系统对接所带来的发展优势,正如同当今少数学校所找到的感觉一样 :跨界学习,是最有成效的变革之路。


第三个词叫包容 :十多年前,我曾在深圳工作过一段时间,最大的感受是,全中国没有任何一座城市能像这里一样,热烈地拥抱每一个新人。这是一个完全的移民城市,市民来自中国甚至全球的每一个地方,从文化上,甚至从“吃”这么一件小事情上,都能看到它对来自不同背景之人的包容——在这里,你很少会生出自己是“不被待见的异乡人”的感觉。而这种感觉,在今天的教育系统反而是常态 :因为我们的学校,并不是以孩子们心灵家乡的目标来建构的。


第四个词叫弹性 :因为综上所述的前提,所以这座城市的制度被有意无意地设计得“充满弹性”。以大家都渐渐熟悉的“专车服务”为例,今年年初,专车服务在上海、北京都已被叫停,但是深圳从未将其定义为非法。这种为新生事物留下一丝生存空间的做法,其结果已经初显——专车制度很快合法化,并可能将有效缓解“人行难+车行堵” 的中国城市发展死结。当然,此时此刻重要的是,学校和教育管理部门能从中学到什么?


第五, 速度 :一个多月前,我出差深圳,预期中超级忙碌的行程里,结果每一天都有时间坐进咖啡馆喝咖啡,或者坐在路边吃凉糕。三天的工作任务,一天半就完成了。是的,今天的深圳人已经深深地烙印上这座城市的性格 :快速反应,直击本质,不会就学,能做就做,谈完就散,干完就丢,直奔下一个目标。而这次旅途则让我思考,提升单位时间的工作与学习效能,不正是教育创新根本的任务与方向吗?


第六, 无根 :这可能是我提到的唯一不那么积极的词汇。多年前在深圳,一到春节大街上就人烟罕见,没有人是在这里土生土长、根深蒂固的,人们在这里有浓浓的乡愁和漂浮不定之感。然而这个看上去不那么美的生存状态,反而带给这座城市一种特殊的气质:无根有梦,顺势而为,灵活务实。深圳人仿佛并不急于追根溯源、开宗立派,即便是正在慢慢长出来的根,也以灵活务实为标志。


最后就是务实 :多年来,这里没有生产很多高端大气上档次的理念,而只是擅长与世界相濡以沫的生长,从世界当下的需要中产生创新发展的契机 ;这里没有云计算、新能源、新材料等提法,但发行了新中国第一支股票,敲响了中国土地拍卖的“第一槌”;知道大家需要好住房,就诞生了万科 ;知道大家需要更便捷的交流,所以产生了腾讯 ;知道大家渴望出行更加便利,于是鼓励“专车”……深圳之所以如此,是源自这个城市对创新的保护。深圳没有“985”、“211”大学,也没有国家级科研院所,更没有各种矿产和资源,但是反而实现了真正的创新发展,为什么?只有一个答案,就是这里更少从本本出发的禁锢,更多自上而下,从现实需求出发的创新精神。


这就是今天的深圳,我期待,这也是明天的学校。在这个全球跨文化大融合的时代,刚刚去世的韩国前总统金泳三留下了一个智者的遗训——“统合与和解”。当全世界多元族群、多元文化、多种教育,已经被互联网等工具的进步放在了同一座城市、同一所学校,实现多元和解,就是人类必须面对的最大的创新与重构。


金泳三先生说 :“即使扭断公鸡的脖子,黎明也终将到来。”但是我想说,第一个知道黎明到来并早起的,一定不是扭断公鸡脖子的人。在此,我代表第二届中国教育创新年会组委会,向在座的各位教育领航人呼吁 :晨光已经破晓,未来就在眼前,何不早早起步,一路同行!



分享到:
  • 相关推荐 RELATED TO RECOMMEND
  • 点击次数: 86
    2016 - 08 - 31
    尊敬的读者:您今天拿到手里的这份刊物,是由《新校长》杂志编辑部一年前开始策划、关乎学校教育当下及未来发展的选题。每一期刊物的执行人,在向蒲公英教育智库申请通过这一项研究课题后,他们都将用一年的时间完成如下采编步骤:1.面向海内外教育领域,以“穷尽一切可能”的姿态搜索课题资料;2.对海量资料进行价值判断,选出最契合当前学校需求的当期案例;3.围绕当期案例及相关延伸阅读,进行杂志的框架设计;4.每月两次内部课题讨论会,不断增删课题内容,优化课题质量,贴近学校现场真正的需求;5.选出最有示范意义的学校,深入学校调查研究,进行特别案例的全方位、多角度采写;6. 将上百万字的案例与文档编辑成为当期《新校长》杂志14万字左右的精华内容。所以,每一期杂志的执行人,都需要兼具如下三个角色:主编、研究员、服务者,他们在用远远超过常规媒体从业者的劳动强度与教育责任心,成就了这样一份教育微观问题解决方案“工具书”,服务于教育一线有所作为的校长及老师的实操需求,并以多年的努力,渐渐成为无数学校改良与进步的有效支撑。特别要说明的是,每一期杂志的版式,智库美编也以“作品心态”在精心地设计,他们甚至请来了中国杰出的画家——四川美术学院副院长庞茂琨教授、中国美术学院何红舟教授、知名肖像画家王子奇为封面校长轮流画像。有校长说:“每天无数的教育类报刊寄到学校,《新校长》是我永远不会丢弃的刊物之一。”还有校长说:“每一期读《新校长》,都觉得学校的未来渐渐清晰,真正的教育大有可为。”更有媒体同行问:“你们是怎么做到的?”是的,我们唯一的优势就是勤奋与专注,以创新之志,以工匠之心,以教育之爱。我们再一次向您推荐这份刊物:每一期杂志,都将带给您某一个领域的海内外最杰出的实例,而且,两年内不会再有别的读物超过它的广度与深度。我们期待您更好地运用这本“实操工具书”,并向更多的校长、学校管理者甚至普通老师赠阅或推荐这份刊物...
  • 点击次数: 44
    2016 - 09 - 09
    改变对于谁都不容易,但总是有人在努力让这个事情快一步,顺一点。在本期杂志上,我们可以看到如何走在教师发展的最前沿,如何搭建教师自主成长的平台,如何培养“未来教师”……         陈旧的教师培训模式已无力安枕文/王小波(蒲公英教育智库研究员、《新校长》杂志记者)今年以来,我制定了一个系统学习计划:慕课“中国传统文化”。根据自己的学习习惯,设定好目标和期限,我在理论学习上选择以在线慕课为主,再配合书籍阅读和学习心得笔记;在实践学习上设计了两次民族地区的旅行、太极拳练习和一门传统技艺——口技的训练;再加入了两三个传统文化学习微信群,去现场听了“禅宗文化”等系列讲座……我利用“互联网+”教育热潮下的资源优势,一步步执行个人的年度学习目标。在过去,这样的学习几乎无法实现,而现在已成趋势。可作为提供教育服务的中小学校,给老师们开展的培训或学习,很多却还停留在传统模式上,对教师的核心发展需求视而不见,对“互联网+”的教育形态利用不佳,对学习机制、学习情境毫无设计……如果老师们还是像从前一样“听话”,学生核心素养的培养并不亟待转变,新技术新工具对传统教学方式的更新没那么快速,或许学校还可以继续在陈旧的教师培训模式上安枕几年,然而世异时移,不管你是否准备已好,新的时代已经到来。改变对于谁都不容易,但总是有人在努力让这个事情快一步,顺一点。本期杂志,我们可以看到,能在20年时间培养或向外输送近60位校级以上干部与特级教师的封面学校——成都市实验小学,如何走在教师发展的最前沿,如何搭建教师自主成长的平台,如何培养“未来教师”……我们还能看到,利用在线大学帮助教师高水平、低难度系统学习的石家庄保利启新小学,在学校内打造“独立教师”的上海市世界外国语小学,撰写教师《地平线报告》进行个性化发展规划的南京市北京东路小学...
  • 点击次数: 46
    2016 - 09 - 09
    本期专辑,我们倡导“以满足学生心智发展为主要目标,以思维流量代替知识流量成为学习重心的教育”。我们相信,这是面向未来人类福祉的根本。在这个愿景下,我们借此向您提供更多的方法、工具和策略。以怎样的心智,才能拥抱无限的天空?文/李斌(蒲公英教育智库总裁、《新校长》杂志总编) 清晨靠窗瞭望,远山层叠初阳温暖,树叶因风微动,内心涌起“站在美好之物旁边赞叹”的诗情画意:见蜘蛛临窗织网久违之心如阳光在叶尖跳舞冥冥中的声音说回来吧,造物的恩宠一般而言,“造物的恩宠”总是指向“万物的灵长”——人类。记得三年前业余搞起“周末儿童读书会”,某邻家小男生曾在书里读到这个说法,不解地问我“为什么是人”,我根据哲学家的共识回答了他:因为人具备高水平的思维力和创造性。事实上,全球教育界也有相同的共识:教育的终极目标就是培养人之为人的思维能力,而思维能力的终极目标就是让人的创造性合乎自然与社会总规律。但真实的教育实践在这个问题上却并不乐观:课堂只有知识流量没有思维流量,学习只有教材蓝本没有现实维度,考试只论分数为王不论真实素养……我们因此培养了一大批缺乏高阶思维力的人,然后以浪漫的毕业致辞将他们送入世界:同学们,从此你们将拥抱无限的天空。事实上,我并不看好他们能立即“拥抱天空”,因为很多人还未曾“深耕大地”。一棵树没有牢牢扎根,如何能迎风生长呢?假如每个美好的人生都有“一片无限的天空”,它应该是由各种能力与价值观撑起的“空间高度”;而每个人的能力与价值观水平,又是由“每份心智土壤里思维根系的密度”所决定。百度“思维”二字,含义为“对新获得的信息结合大脑已有的知识经验储存,进行一系列复杂的心智操作过程”。众所周知,“复杂的心智”意味着“精深的思考”,绝非仅指与生俱来的能力,还一定需要长期的后天思维训练。但放眼望去,今天的孩子们大量训练的是“寻找标准答案”,追求的是“让知识成为终点”,而不是以知识...
  • 点击次数: 69
    2016 - 08 - 31
    设计思维的源头是好奇心、同理心和创造精神,并以此展开对潜在需求的持续洞察;产出的是“有形或无形的解决方案”,并以此实现事物的优化与创造。而所有这一切,都是当今教育界急需具备的核心能力,亟待建立的思维框架。让“设计思维”成为教育主流方法论文/李斌本期关于“新校长”的个性化标签,我想增加的维度是“教育设计师”。在我看来,校长与“新校长”最大的不同,在于是否拥有成熟的“设计思维”。“设计思维”顾名思义,就是像设计师一样观察、思考和解决问题。一名传统的校长和一名成熟的设计师,就角色使命而言基本属于“同道中人”:前者是致力于让学校发生积极的变化,后者是致力于让这个世界变得更美更好。然而他们的思维与行动却又截然不同:传统校长作为组织领导者,习惯于以“上层建筑”为思考维度,以组织结构稳定为工作重心;设计师作为新事物的创造者,则更多关注事物的底层,以所服务人群的行为变迁为中心。传统校长通过定战略、搭班子、带队伍,习惯于固化流程,以目标管理抵达办学结果;设计师则依靠一套创新式解决问题的方法与工具,重视充分调动每一个团队伙伴的优势与激情,让创意和创新自然发生。传统校长因为岗位职责所限,常常只重视眼前的厉害关系;设计师因为超越自己和同行的需要,总是更关注作品如何在专业领域赢得长久的口碑……一名校长的传统思维,总是建立在这样的世界观基础之上:学校教育是客观的、理性的、可量化的,目标是帮助学生找到“最好”的答案,重要的是规范、计划、体系和确定性。而一名拥有“设计思维”的校长,却一定离不开这样的价值观:学校教育是人为建构的,依据社会发展和学习主体的变化而变化,目标是帮助学生不断更新知识、建构思维、习得技能,寻找“更好”地解决问题的方法,因此学习需要不停地体验、经历、突破与创新。所以面向未来,学校校长仅有“管理者思维”已经远远不够,还需要有成熟的“设计者思维”——即从问题出发,以人为中心,以资源和工具为...
  • 点击次数: 49
    2016 - 08 - 31
    此刻高考前夕,中国第一个以杰出校友为切入点、以实证方式编制的中国内地大学本科专业魅力榜,新鲜出炉,希望能为挑专业选大学的莘莘学子,提供一份别具特色的参考指南。系列专业榜单,杰出人物谱系,一卷在手,魅力全收!我们最需要瞭望的,不是大学,而是“专业魅力”1一次沉重的追问即使屠呦呦在2015年砸碎了中国内地一个甲子的“零蛋”,也难以打破中国内地大学高端人才培养的尴尬。这位没有博士文凭、留洋背景,多次落选院士的“三无”科学家,成为中国内地获得诺贝尔科学奖的第一人,在某种意义上成为一个“反证”,折射出中国内地学术生态的弊端。不说美欧强国,单说同处亚洲的日本,就足以让我们汗颜。这个人口约为中国十分之一的“小国”,1949年以来先后获得了21个诺贝尔科学奖,京都大学就有6位本科校友获奖,东京大学、名古屋大学各有3位本科校友获奖。这就难怪钱学森老先生会问:“为什么我们的学校总是培养不出杰出人才?”2005年,时任总理温家宝在看望他的时候,他感慨说:“这么多年培养的学生,还没有哪一个的学术成就,能够跟民国时代培养的大师相比。”民国时代,战乱频仍,当时的中国大学,却培养出众多大师、大家。以西南联大为例,学生约8000人,毕业生仅3343人(1938—1946年),其中就涌现出诺贝尔科学奖获得者杨振宁、李政道,两弹一星功勋奖章获得者邓稼先、陈芳允、屠守锷、朱光亚、王希季,国家最高科学技术奖获得者黄昆(硕士)、刘东生、叶笃正、吴征镒(硕士)、郑哲敏,人文社科杰出人物殷海光、王浩、汪曾祺、郑敏等,国家领导人宋平、彭佩云、王汉斌等,先后共有92人当选中国科学院、中国工程院院士。另一个例子是,蒲公英教育智库研究员在搜集十六届国家最高科学技术奖获得者时发现,25位获奖者中有18位大学毕业于1949年前,只有3位毕业于1952年之后。若说世界排名,也让人感慨。执民国高等教育牛耳的国立中央大学,曾经进入世界大...
CONTACT US 联系我们 市场合作:xinxiaozhang@126.com
发行咨询:023-67515642
合作垂询:023-67073666
地址:重庆市渝北区新南路11号人和天地4栋2-3#
关注我们 Our attention
《新校长》 《星教师》 蒲公英书房
在线留言 FEEDBACK
  • 您的姓名:
  • *
  • 公司名称:
  • *
  • 地址:
  • *
  • 电话:
  • *
  • 传真:
  • *
  • E-mail:
  • *
  • 邮政编码:
  • *
  • 留言主题:
  • *
  • 详细说明:
  • *
Copyright ©2016 重庆市新美育文化传媒有限公司
犀牛云提供企业云服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