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RVICE SYSTEM 创新年会

发言•为了改变世界的学习

发布时间: 2016-09-01
来源:
浏览数: 44

 

我们既要树立自信,也要关注西方的年轻一代究竟在做什么,从而看到西方教育真正的长处,以及去思考我们应该做出的回应,以变革的精神去培养变革的能力。


文 / 李 茂(源创教育研究院副院长、十一学校战略顾问)

大家下午好,今天我跟大家做一些分享。

因为平时我都是在做一些文字工作,不善于演讲,所以请大家做好心理准备。反正我做了一个最笨的方法,可能说不完,但是我把想说的一些话都一条一条列出来了,当演讲时间到的时候,我就会快速翻到最后一页,做个总结陈词。

我长期做西方教育的观察工作,这些年越来越感觉到,有一种说法让我陷入深深的忧虑当中。什么说法呢?就是说我们中国的基础教育真的挺不错的,很好,甚至比美国还好。对这句话,我一开始不知道怎么去回应,后来我会慢慢地去理解,他们为什么这么说。

其实我想说,我们建立自己的自信是非常必要的,但是它不能蒙蔽我们的双眼,看不到对方真正的长处,以改革的进度为代价。我甚至觉得,如果说西方对中国有什么阴谋的话,最大的阴谋就是让我们越来越多的人认为我们的基础教育比他们还好。但事实是什么?事实是美国人不太可能那么热情地告诉你:我们的教育最大的优势是什么,你们赶快来学呀。

我们来认识这么一个美国人,黛安·拉维奇,20 多年来美国的最重要的教育政策,她都是参与者、制订者、规划者。但是前几年她写了一本书全面倒戈,反思了美国以加重考试为主要手段的这么一个改革的路线。她提出,美国人在这个日渐全球化的地球上的真正竞争力,并不是在技术、技能方面胜过亚洲人,而是美国人的“创造力、想象力、活力与野心、问题解决能力,以及永不满足和多才多艺”。我的这个演讲里会出现好多个美国人,他们都会反反复复地重复这个观点。我今天想给大家提供一个视角,就是我们对学习的理解、对教育的理解能不能不要那么狭隘?很多人去过美国,然后回来说:我看了他们的课堂,好像也没什么,好像他们的课堂效率还不如我们,一节课不知道他们在干什么。如果是这样的话,就非常遗憾。

我们能不能看一看他们的年轻人,他们的小孩,他们的中学生现在在干什么?

我们首先来认识一所学校,纽约布朗克斯科学高中,这所学校看上去非常普通,但是它有一个没有一所中学能够超过的世界纪录,就是它诞生了八位诺贝尔奖得主,从20 世纪30年代入学的学生,到最后20 世纪60 年代入学的学生都有。这些学生中,从毕业那一年,到他获奖的那一年,最短相隔27 年。各位校长可以大概计算一下,如果你做得好,有生之年完全可以看到你的学生获得诺贝尔奖,正如那些校长一样。这八位得主中前七位都是获得物理学奖,最后一位获得化学奖。

最后这位化学奖得主培养了200 多位教授,其中还为中国培养了一位院士。我们看一下他在这所高中做了什么。原来,他选修了化学的AP 课程,使他在进入哥大的时候,化学就可以直接从大三开始学,而他在全年级800位学生当中也就排在100 位左右。另外一位诺奖得主,是物理学奖,觉得在这所高中最有趣的事情,是做一项家庭作业。什么作业呢?他自己制作了一个业余的、无线电的望远镜,后来因为长期观察,发现了脉冲星,从某种意义上,证明了爱因斯坦的广义相对论。这些是学术上的成功。

还有一个人大家可能不陌生,他是乔布斯。这个让中国人又恨又爱的乔布斯,小的时候恰恰是因为一个机会,带着学校的一个项目作业,去到了惠普,去做学徒。而惠普是电信的硅谷DNA,一个具有科技创新精神和人文主义精神的公司。他在惠普的经历为他后来的创新播下了种子。

那我们再来认识一下最新的一位硅谷小神童,其实在美国,这样的人非常多,乔布斯只是冰山的一角。这位小神童,大家可以猜一猜他手里拿的是什么东西。我想可能大家猜不到,他用乐高编程,制作了一个盲文打印机。大家知道盲文是凹凸不平的那种,他用乐高,就是我们中国孩子也在用的可编程的乐高,制作的这台打印机,获得了英特尔风险投资的资助,成为全世界获得风险投资年龄最小的一位科技创业者。他获得这笔钱的时候只有13 岁,他做出这个打印机的时候才12 岁。

大家是不是感觉到,这些似乎跟我们平时讨论的学习没什么关联?没关系,不要着急,我们接着往下看。

我们再看这幅图(见下页),刚才我说未来取决于我们现在在做什么,那这些人在干什么呢?不是在看歌星的演唱会,而是每年在加拿大、美国和英国有一次盛大的青少年的集会,他们干什么?他们是为他们改变世界的这么一种精神去庆祝,他们每年在这 11 天的会上会产生出很多改变世界、让这个世界更好的想法,然后他们要用一年的时间去把它实施出来,通过他们的志愿活动,通过他们的项目。

这,我们叫作ROAR,发起这个活动的非盈利机构叫作解放公司,而它最早就源于一个儿童,他想去帮助那些地球上做童工的孩子,产生了很大的影响。对世界的改变不一定通过科技,还可以通过很多其他的方式,尤其是人文的关怀,甚至还可以通过游戏。

大家认不认识这位歌星?这个演唱会很特别,是在一所高中里面举行的天王级巨星的演唱会。是怎么发生的?是因为这位歌星搞了一次特别高明的策划,他把他的一首很流行的歌曲拿出来让大家去拍校园MV,然后说,哪个学校的校园MV 做得最好,我生日那天就到哪所学校去开演唱会。结果一所叫作LakewoodHigh School 的学校获得了第一。那我们看看他们制作的MV 到底是什么样的,请把音乐打开(播放视频)。

好,大家有没有注意到,它的难度在哪里?它是一个镜头到底拍摄完成,就是说这首歌他们在拍摄的时候,中间没有停留。大家可以设想一下,全校几千人全部参加,从校门口一直到操场,合着音乐一拍到底。中国高中一个学生领袖看到视频的时候,目瞪口呆,然后深深地叹了一口气说“我们做不到”。我想这就是美国人可怕的地方,虽然他们是在玩乐,但是如果他们要做一件事情,会比你做得漂亮很多。

以上都是一些个案,那究竟这些跟学习有什么关系?在奥巴马的第一任期里,他说得最多的是美国的孩子:你们一定要加紧努力,你们要提高学习成绩,不然你们的饭碗就会被中国人抢去。那么现在他说什么?“每个孩子都要学编程。”英国从今年9 月份开始,新课程要求5 岁到16 岁的孩子都要学编程。编程是什么意思?就是我们不能仅仅是软件和应用的使用者,我们要去创造它。学生要去创造他们的软件,创造他们的游戏。因为 coding(编程)本身代表着未来世界的一个通用语言,它已然成了一个新的基础的技能。

刚才谈到创客运动,创客是什么?创客是基于3D 打印机和一些开源硬件的帮助,让我们每个人可以快速地通过这些工具把自己的想法变成产品。昨天李斌主编说到他那个茶壶的故事,如果是在创客运动下会怎么做呢?创客运动下,李斌主编会用这些工具,在他家里制造出一个全世界独一无二的茶壶,既能满足他的审美,而且他想怎么喝就可以怎么喝,这也是他打破了以前大规模生产的一种基本的生产形态。

未来的制作、制造都是为满足个人需求而产生的,而这些都需要激发出我们每个人的创造力。这些年美国尤其加大对科学、技术、工程和数学这几门学科的投入。这几个学科的组合不是简单意义上的组合,而是有一个深度的课程整合,我们叫作 STEM(Science、Technology、Engineering、Mathematics)。STEM 的课程是有一个基本特征的,不是简单意义上地去出一道题,而是让学生能够解决现实生活当中的真实问题,而且要用工程的设计的方法去解决。

还有一个,他们强调创造已经不是个人的行为,一定是团体的。项目学习,可能很多学校已经在开展了,这也是目前西方国家力推的一个项目,即便是他们的共同核心,他们仍然把项目学习放在一个很重要的地位。还有为服务学习而产生的项目学习,而这一切除了需要技术、需要学业之外,还需要情商和理性,为什么?为了让这个世界变得更好。它的一个重要前提是,我们要对这个世界有关怀,我们要能够去发现问题,我们要通过不懈的努力去解决它,如果没有这种同理心,我们所有的能力最后可能都是破坏力。

我们可以设想刚才那位硅谷的小神童,很有可能恰恰是因为他才12 岁,他才能够想到去为盲人设计盲文打印机。如果说他是一位从大学出来的创业者,我想他可能没有这样的情怀了。为什么?因为他那个时候会想,要去找一个更有盈利价值的项目。

还有一个方面也在力推创造性的学习,它对整个学习框架做了一个全面的调整。这里有三个学习模型,都是从学习目标来划分的。第一个是大家很熟悉的“21 世纪技能”,它已经把创造性技能放在非常重要的位置。大家看到的幻灯片最顶部的4C(Criticalthinking 批判性思维,Communication 交流,Collaboration 合作,Creativity 创新)是对创造性技能的一个解答。哈佛大学的Tony Wagner更是访遍了全世界最重要的跨国公司的领导人,然后列举了七个生存技能,首推的是问题解决能力和批判思维能力,另外还有首创精神、创业能力等。而这些都已经融入美国新的课程标准。

基于这些理论,给大家推荐三本书。

最近提出多元智能的Tony Wagner 写了一本书,专门来谈美国应该如何去培养孩子的创造力。他说美国最后一个竞争优势就是它的创造能力了。他提出了三个P,我觉得是很有意思的,第一是 Play(玩耍、游戏),第二是Passion(热忱),第三个是Purpose(目标感),为了达到这个目的能够持续不懈地努力的精神。

Wagner 还提出:“除非学生在学习的过程中扮演非常积极的角色,除非他们学会了提问、学会了动手做,除非他们在脑中能够重新建构所学到的知识并根据需要进行转换,否则他们的学习成果都会消失。学生或许能考一个好分数,我们或许以为他们在学习,但一两年过后,什么都不会留下。”

那么,真正的学习应该是什么样?其实在这背后还有一个很深刻的观念的转变,就是对儿童观的转变。儿童实际上不是一个简单的弱小者和一个学习者,他是一个真正的变革者。《联合国儿童公约》实际上已经包括了儿童的所有权利,包括了全面参与家庭文化和社会生活的权利,而这些在我们的教育当中被全面忽略了。

最后,回到我们最开始的一个话题。图中这位托马斯·弗里德曼是谁呢?就是去年写了一篇报道说上海的教育很好、应该怎么学的人。但实际上他还说过中国和美国的教育都有问题,中国希望更加有创造力,而我们美国希望更加严格管控课程,但坦白来讲,如果说要在这两个当中选的话,我宁可要我们的,哪怕我们美国有问题,我宁可要有创造力,没有基础。所谓的没有基础,就是指一些没有系统接收老师所教内容的学习。我们可以翻看很多传教士对中国教育的观察,可以看到几百年来我们对学习的理解,实际上没有发生什么改变。

好,我再总结一下,就像一个最不自信的老师,每节课在最后要做的事情一样。

我想说,第一,我们要看到西方教育真正的长处,以及去思考我们的回应。第二,我们要关注西方的年轻一代,他们究竟在做什么,我觉得这个可能是最本质的一个东西。第三个,我们要以变革的精神去培养变革的能力,变革的能力不是简单意义上的创新精神,我们在素质教育的纲要里面已经提出要培养实践能力和创新精神,但创新不是简单的、口头上的一种精神,它是一种能力,要看得见,要做出来。让具有创造力的学习能够真正地发生。谢谢大家。

 

 

分享到:
CONTACT US 联系我们 市场合作:xinxiaozhang@126.com
发行咨询:023-67515642
合作垂询:023-67073666
地址:重庆市渝北区新南路11号人和天地4栋2-3#
关注我们 Our attention
《新校长》 《星教师》 蒲公英书房
在线留言 FEEDBACK
  • 您的姓名:
  • *
  • 公司名称:
  • *
  • 地址:
  • *
  • 电话:
  • *
  • 传真:
  • *
  • E-mail:
  • *
  • 邮政编码:
  • *
  • 留言主题:
  • *
  • 详细说明:
  • *
Copyright ©2016 重庆市新美育文化传媒有限公司
犀牛云提供企业云服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