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RVICE SYSTEM 创新年会
来源: 张良(泉源高中实验班创始人)
发布时间: 2016 - 09 - 08
我是登台的第28位演讲嘉宾,在下面和一些校长、老师交流时,我听到了一些很有意思的信息。前面的27位演讲嘉宾大概可以分为两类,一类是介绍自己的学校,带着情景进行经验交流,校长和老师会觉得这些嘉宾的东西是有干货的,接地气的,有很多东西可以直接学习。另外一些嘉宾谈的是稍微宏观一点的话题,可能很多校长觉得有点虚,跟我们的实际工作有距离。我们今天谈的是重构学习,我们知道,所有的学习,包括流程,一定是在一个更大的体系中,如果我们不了解体系本身会发生什么样的变化,就流程来谈流程再造,可能会陷入很多误区。我相信在座的很多校长可能会这样的感受:我们经常去一些做得非常不错的学校参观,详细了解他们每一个操作步骤,甚至回去依葫芦画瓢,但效果却往往南辕北辙,为什么?因为每一个创新做法的背后都有自己的逻辑,如果我们不在看起来比较务虚的层面思考他们的逻辑,很多创新做法我们是悟不透的。就像看一幅画,如果凑得太近,看到的就只是非常具体的线条、色块、颜色,要看一幅画的全貌,有时候需要后退一步。所以下面的演讲,我没有太多内容,只是带着大家去看几幅画。第一幅画和教育好像没有什么关系,是一个搬运工,扛着一个大麻袋,脚下还有两袋,但在我眼中,这就是我们现在的老师:把知识变成一章一节,扛到肩上,搬到学生的脑袋里去。我们就扮演着这种搬运工的角色,所以做起来非常累,搬完这三袋,还有更多的麻袋,是一份无穷无尽的苦差事。这个活中间有流程吗?当然有流程。这是六七十年前我们会非常熟悉的场景,在二三十年代的电影中,经常可以看到这样的码头,无数扛着麻袋的人把货物一袋一袋搬到船上去,这个中间当然得有流程:码头工人之间如何分配工作,谁扛的包更多一些,谁可以获得更多的薪酬,就像老师上的课更多,会有更多的课时费。人们的工作价值在于自己就是一个卖苦力,扛大包的人,基于这样的前提做流程设计,我们看到的就是所有货物都通过人工链条的方式逐步放到货船上...
来源: 张渝江(重庆市聚奎中学名师)
发布时间: 2016 - 09 - 08
今天非常感谢和大家交流翻转课堂,我想讲一个更大的题目,这个题目不好驾驭,大家可以在网上评论一下,不吝赐教。我们不得不回顾一下国内的基础教育曾经经历过的在线教育的一些阶段,这些我都亲身经历过,我自己归纳出三个阶段:从2000年开始,国内出现了WebQuest,一些地方开始进行了尝试,后来出现了MiniQuest,这是一种基于网络的探究式学习行为,倡导培养学生在没有组织的环境里获取知识的能力。接下来是教育Web2.0,Web2.0出现以后,各种微博、博客大行其道,当时有一些领先的人物提出教育也要运用Web2.0,引导教师和学生来创建内容,通过网络把这些自己创建的内容分享出来,倡导分享式的学习;然后也通过Web2.0将更多的人连接起来,打造连接式的学习,社会化的学习。然后就是翻转课堂,现在还在进行中。那么翻转课堂是谁推红的?最早是由林地公园高中开始实践的,但知名是从可汗的视频重塑教育开始。我们国内现在对翻转课堂的理解,更多的是知识传递方式的增强,因为有了视频,然后课堂以做作业为主。这几个阶段我都想跟大家聊一下,只有把过去都梳理一遍,我想才能真正的超越到翻转课堂。 首先,Web2.0时代最典型的就是柏尼道格在百度上面2000多万的搜索词条。当时我已经做了十年的化学教师,已经开始跨行做课件,每个学科的课讲都要做,做着做着不知道什么时候是个头?但是我发现我虽然教化学,我收集了大量的素材,后来其他学科的课件我也会做了。原来老师这种备课,做课件的过程就是一种学习的过程。所以当时我们就开始接触到了 WebQuest,但这是一个长期的探索过程。之后我又了解到MiniQuest,发现它更适合我们常态化的课堂。这两种方式都要依靠网络上大量的资源,老师们提供一些粗放式的材料,学生自己去学习这些教学资源。最重要的是提供一些支架,让学生根据这个支架来进行学习,然后再回到教室里面,就像老师备课完...
来源: 沈伟其(宁波诺丁汉大学副书记、副校长)
发布时间: 2016 - 09 - 08
各位老师,各位同仁,晚上好。我是宁波诺丁汉大学的沈伟其,今天我想以第一所中外合作大学宁波诺丁汉大学为例,跟大家分享一下我们学校的办学理念和教学质量保障体系。我发言的题目是“人的头脑不是用于填充知识的容器,而是即将点燃的火种”。大家可能都听说过诺丁汉大学,他是创建于2004年,至今教育部批准的国家第一所具有独立法人资格、独立校园的中外合作大学。也可以说是现在国内最国际化的大学。宁波诺丁汉大学的合作双方,外国是英国诺丁汉大学,这也算是一所不错的大学,在今年的排名当中排在70位。他的中方合作伙伴是浙江万里学院。经过11年的发展,宁波诺丁汉大学现在拥有在校生5900多一点,其中12%是国际生。我们的本科,国内学生都是通过高考上来的,跟刚才南审的张院长讲的还是有点不一样,所有的学生都是一批次招生,所有的学生都是要达到英语单科成绩115分以上。这几年随着办学声誉的提高,高考的分数也不错,今年平均高考成绩进我们学校,文科需要达到一本线上40分多一点,理科需要超出一本线50分多一点。经过十多年的发展,我们目前有650多名教职员工,所有上课的老师中80%以上都是外籍教师,来自于40多个不同的国家和地区。十年我们为社会培养了5700多名本科毕业生,1500多名硕士毕业生,也有3名博士毕业生,曾经在诺丁汉大学毕业。所以现在提供本科、硕士和博士的培养。介绍了宁波诺丁汉大学以后,我想讲一下这个学校的定位,就是希望办一所比较小、比较精、非常有特色的国际化大学。我们的专业设计一定是按照一个原则,就是任何设计的专业一定是英国诺丁汉大学的强势专业,或者是五星选科。同时必须是中国经济社会发展所急需的。所以我们经过十年的发展,现在已经有三个学院:社会科学学院,理工学院和人文教育学院。所有的这些专业都会得到行业的认证,商学院得到了欧洲EQUIS的认证,所有的理工科的专业,不管是建筑学院还是土木工程,都会得到相应的...
来源: 崔学鸿(深圳市南山外国语学校校长)
发布时间: 2016 - 09 - 08
我今天要给大家汇报的就是以学习者为中心的4S学程模型,用世界上所有的好的教育理念、教育方法让孩子想学、会学。流程再造:学习者为中心的“4S学程”模型 大家上午好!现在我们觉得世界上没有自己想吃的东西了,因为饥饿是最开胃的,但是我们从来不饥饿。现在有位老师跟我说,他不知道怎么上课了,因为有太多的理论,太多的方法。其实我觉得理论和方法都是非常好的,关键是要怎么用?全世界再多的教育理论,再好的教育方法,老师要用的时候,想什么?其实就是在想怎么碰到这样了?如何让学生想学习,会学习。我今天要给大家汇报的就是以学习者为中心的4S学程模型,用世界上所有的好的教育理念、教育方法让孩子想学、会学。学生想学习、会学习是每一位老师梦寐以求的心愿,是我们的中国梦。现实中的孩子为什么不想学习?不会学习?原因是什么?学生真正成为学习的主体了吗?学生作为学习的主体有什么特点和需求呢?我们面对的学生,他们的认知结构、智能结构和个性品质结构都处在形成发展的阶段,他们具有不稳定性和可塑性,我们要设计怎样的学习流程,才能让学生想学习、会学习呢?甚至为每一个学生进行设计呢?当然互联网为我们提供了可能。必须思考的问题是,学习者中心地位没有得到强化,对非智力性因素重视不够,学阀指导不够,缺乏个性和开放性,那么对于如何把专家的语音变成老师脑海中的语言,我们有没有激发学生主动学习的欲望和持久学习的兴趣?我们有没有在引导学生学会的同时指导学生真正的学会学习?我觉得就是这两个问题。当然,刚才主持人说了,我是一个眼高手低的人,我们解决普通老百姓家常便饭的事情还是要有高大上的理论的。以人为本的要求我们,教学应该以学生为中心。学生的学习要由主动性、社会性和情境性,我们应该激发学生的学习兴趣,引发和保持学生学习的动机。我们在用互联网4维,从教育的功能——传递、发展、教育、审美这四维出发,探索开发了4S学习流程。 ...
来源: 陈杰(成都市泡桐树小学校长)
发布时间: 2016 - 09 - 08
今天非常荣幸在这里和大家分享重构课堂、课程评价,和大家说一说我们学校这么多年在学校变革中的这些人、那些事儿。今年的11月份,著名的大数据专家来到了成都,给我们带来了一场关于未来教育的思想盛宴,他的很多案例、数据也引发了我们的思考,图中的这一位,在不丹首都正在画唐卡的这个小伙子,他叫达瓦,他在老师的教授下,聚精会神的画着唐卡。与此同时,美国斯坦福的教授叫恩达,他创设的在线课程,可以让全世界散落在各地的人同时学习,从几千到几十万。更为难得的是它可以跟踪每个学生的学习状况 ——他在哪里快进了,在哪里停滞了,这就是它对教育资源和教学方法的调整。而且它还可以根据这个制定学生的私人课表,靠的就是大数据和互联网。我非常喜欢这个周宏宇教授对于教育的三次革命的说法,在原始的个别教育的农业社会时代,这是教育的第一次革命。在今天,包括今天之前的班级授课制。这个是教育的第二次革命,他让教育有了规模化的发展,让我们的世界有了教育的底蕴。从现在开始,进行的是教育的第三次革命,它的特征是生态化、网络化、分散化,生命化的个性化教育。要适应这样的教育,我们的老师要做怎么样的转变呢?从知识的劳动者到专业的创造者,包括我们今天上午的很多专家所分享的,我们的老师要怎么样创造课程,发现孩子;我们的学生要怎样从分数成长式变为每一个生命自由舒展式;我们的教育要怎样去适应每一个孩子,这中间的路径,我们所选择的一条就是“教育信息化”。一、课堂变革我们常常思考: 如何从掌握教学技能转向更精准的识别每一个学生?如何记住学习的历程,还原学习的本质?如何去改良更多学生关键的教育DNA呢? 杜威说:如果他不能筹划他自己解决问题的方法,自己寻找出路,他就学不到什么。即使背出一些100%正确的答案,还是学不到什么。这告诉我们,我们的孩子要学会学习,学会生存,这才是真正的教育的目的和意义。我们在课堂变革中的观点,就是“...
CONTACT US 联系我们 市场合作:xinxiaozhang@126.com
发行咨询:023-67515642
合作垂询:023-67073666
地址:重庆市渝北区新南路11号人和天地4栋2-3#
关注我们 Our attention
《新校长》 《星教师》 蒲公英书房
在线留言 FEEDBACK
  • 您的姓名:
  • *
  • 公司名称:
  • *
  • 地址:
  • *
  • 电话:
  • *
  • 传真:
  • *
  • E-mail:
  • *
  • 邮政编码:
  • *
  • 留言主题:
  • *
  • 详细说明:
  • *
Copyright ©2016 重庆市新美育文化传媒有限公司
犀牛云提供企业云服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