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RVICE SYSTEM 服务体系
2017 - 03 - 15
总有一份坚守,唯美了语文文/吴虹(《星教师》主编)今天在微信朋友圈,樊阳发了一组带领学生走进上海博物馆的照片,他说这次活动高一、高二的学生都有参加,高一的主题是从青铜器看中国文明之源,高二的主题是寻找魏晋。关注樊阳微信有一年多,这样的行走,令他和学生的足迹遍布大江南北。且一走就坚持了25年。他觉得做一个应试教育的语文教师,活得毫无尊严,所以他要做些事。他希望通过经典名著的阅读以及生活中的实践行走,使学生的思辨能力不断提高,真正成为一个具备独立思想和自由精神的人。被学生看作“另类”却又十分亲切的“老吴”,最近很忙,他说鲁迅专题学习进入到了最关键、最困难的习作批改阶段。他要找全部学生“面谈”,让他们每一位“过关”,都得到“成长”,那真是一个难也是一个累的事情。但看到学生上传一篇篇见解独到的习作,他还是觉得幸福。不然怎么会坚持15年做专题学习这件事情呢?用老吴自己的话说,他这样做,只不过是让语文...
2017 - 01 - 06
让“设计思维”成为教育主流方法论文/李斌本期关于“新校长”的个性化标签,我想增加的维度是“教育设计师”。在我看来,校长与“新校长”最大的不同,在于是否拥有成熟的“设计思维”。“设计思维”顾名思义,就是像设计师一样观察、思考和解决问题。一名传统的校长和一名成熟的设计师,就角色使命而言基本属于“同道中人”:前者是致力于让学校发生积极的变化,后者是致力于让这个世界变得更美更好。然而他们的思维与行动却又截然不同:传统校长作为组织领导者,习惯于以“上层建筑”为思考维度,以组织结构稳定为工作重心;设计师作为新事物的创造者,则更多关注事物的底层,以所服务人群的行为变迁为中心。传统校长通过定战略、搭班子、带队伍,习惯于固化流程,以目标管理抵达办学结果;设计师则依靠一套创新式解决问题的方法与工具,重视充分调动每一个团队伙伴的优势与激情,让创意和创新自然发生。传统校长因为岗位职责所限,常常只重视眼前的厉害关系...
2017 - 01 - 06
从“栩栩如生的逝去”里抬起头来文/李斌为什么要“还原民国教育”?歌德曾在《浮士德》里咏叹人性:当下存在的,仿佛从眼前远遁;已经逝去的,又变得栩栩如生。此刻,我从“栩栩如生的逝去”里抬起头来,试图思考这种贴近真实的还原,对当下中国教育的价值。“文以化真方载道,诗非朦胧不流芳”——因为人性,我们每一个人描述历史的态度总是如此。远远地望见,大致地勾勒,所以发光的部分便最容易浮现出来。可以看到,那些流传的“发光的民国教育”故事,除了让人高山仰止并试图寻踪效法以外,不可避免也会带来另一重影响,即讲故事和听故事的人,容易一起失去面对当下复杂教育情境的清晰判断和足够信心。而《新校长》真实再现历史的研究,客观上有效弥补了这个维度上的缺陷。但这并不是最重要的。“还原民国教育”的首要目标,是期待今天的中国教育人,以先贤为鉴,发现这两个时代巨大的相似性:第一,我们其实都呈现出传统断裂,价值崩塌,没有一个“主义”...
2017 - 01 - 09
有“温度”地教数学文/吴虹(《星教师》主编)数学,让我从童年直至现在,或望而生畏、或敬而远之,也不止一次在文章中谈到艰难而痛苦的数学学习经历。阅读本期稿件时,老师们的实践却深深触动了我,一时间恨不能重生在这个时代,去经历那样的课堂和学习。兴奋之余,从现实观察今天的数学课堂——在高考“重灾区”,实现学科的核心素养其实还有很多的不确定性。问题的关键在于,是向考试要分数?还是在学科教学中,找寻智慧的钥匙,开启人的思维密码,最终抵达我们想象的“目的地”?在审读本期稿件时,正好阅读到一篇文章《有温度的数学》,得到如下一段文字:“有温度的数学”能够更有人情味地帮助孩子解决最基本的学习内需问题,同时让孩子获得不错的学习效益。除此之外,数学教学中温暖人心的温度,也将孵化一批又一批拥有数学思考和创造力的未来的优质人群。“有温度的数学教学”没有急功近利的着急,它让孩子能够静下来去思考,去触摸数学的温度,慢慢靠...
2017 - 01 - 06
我们最需要瞭望的,不是大学,而是“专业魅力” 1一次沉重的追问即使屠呦呦在2015年砸碎了中国内地一个甲子的“零蛋”,也难以打破中国内地大学高端人才培养的尴尬。这位没有博士文凭、留洋背景,多次落选院士的“三无”科学家,成为中国内地获得诺贝尔科学奖的第一人,在某种意义上成为一个“反证”,折射出中国内地学术生态的弊端。不说美欧强国,单说同处亚洲的日本,就足以让我们汗颜。这个人口约为中国十分之一的“小国”,1949年以来先后获得了21个诺贝尔科学奖,京都大学就有6位本科校友获奖,东京大学、名古屋大学各有3位本科校友获奖。这就难怪钱学森老先生会问:“为什么我们的学校总是培养不出杰出人才?”2005年,时任总理温家宝在看望他的时候,他感慨说:“这么多年培养的学生,还没有哪一个的学术成就,能够跟民国时代培养的大师相比。”民国时代,战乱频仍,当时的中国大学,却培养出众多大师、大家。以西南联大为...
2017 - 01 - 09
英语之美,不止于一种语言文/吴虹“知之者不如好之者,好之者不如乐之者。”这几乎是每个老师都能达成的共识。我上初中时,有这样一位英语老师,她年近50岁,着装时尚而优雅,办公桌上总有一束洋溢着淡淡清香的插花,与她的格调相得益彰。她经常教我们唱一些奥斯卡经典名曲,并介绍这首歌曲出自哪部电影,再把电影介绍给大家;她喜欢讲故事,让我们尝试去翻译以及续写,她教我们吃西餐的餐桌礼仪,用英语介绍各国的文化习俗……总之,在她花样百出的英语课中,成功地将我们变成了学习的“乐之者”。是的,所有教育的最终指向,便是将一个个鲜活的个体引向快乐的学习。读完本期杂志稿件,我由衷点赞,他们如同我的英语老师那样,让孩子主动握住了那把开启未来世界的钥匙;学习英语不再是无休止的背诵、无休止的听写、无休止的作业,还可以是有趣的故事、精彩的话剧、创意的活动。这十位老师用实践探索有意思的课堂、教学创新的案例,在不同的方法中,他们试图...
2017 - 01 - 06
出发,去寻找美好的班级王慧(蒲公英教育智库研究员、《新校长》杂志编辑) 这是每一个人都经历过的地方;也是每一位校长最上心和最头痛的地方;更是每一位老师最沉醉或最无奈的地方…… 朱永新先生在描述他心中的完美教室时说:“教室就是一个缩微版的学校,具备学校一切的结构与功能。”“完美”二字,是朱老师唯一在这个地方毫不吝啬使用的期待。 我们也认识到,班级是校园最基本的单位,是儿童价值观育行为方式生成的最重要的场所——班级长相如何,直接决定了学校长相如何,以及每个孩子长相如何! 一班一世界,一班一文化。班级文化到底是什么?老师到底应该怎么建构它?是不是给班级取个好听的名字、设计个好看的班徽、写一首朗朗上口的班歌就有了呢? 是,但不完全是。 在为本专辑《一班一世界》筛选稿件的过程中,我发现太多学校老师理解班级文化时,局限于显性方面,即单一强调班...
2017 - 01 - 09
谁让孩子们“爱上了数学”?文/吴虹数学老师毫不留情地敲打课桌,我低着头,在同学们幸灾乐祸的笑声中,幻想一个可爱而温柔的数学老师横空出世——这大概是我童年最强烈的盼望。编辑本期稿件时,有一种本能的排斥:数学不好玩。事实是,我一气呵成阅读完了所有文章,至此明白,学生时代的我所期待的可爱老师,便是能够让我爱上数学的老师。是的,如何让孩子爱上数学,是每一个数学老师穷极一生去寻找的答案。当数学越来越强调与生活联结时,答案可以是洪雪芬的“数学步道”和罗永军的“数学实验”,他们让抽象的数学接上生活的地气,用随处可做的小实验,开启了学生学习数学的思维和兴趣。当数学已不仅仅是传统课堂与教材中所包含的内容,需要“跳出数学看数学”的时候,答案可以是汤卫红和雷皓的“数学读写绘”。数学阅读让数学在孩子和老师心中不再是冰冷的、坚硬的,数学变得可亲可爱,丰富而柔软,并在这些小小心田种下“万物皆数”的种子。当数学可以和科...
2017 - 01 - 06
传统:一个最应该“讲点常识”的地方李斌(蒲公英教育智库总裁、《新校长》杂志主编)今日元宵节,我坐在咖啡馆写作,却又满心盼望着赶紧完工回家过节。这情境像极了我们所处的时代——生活在全球一体的现代时空,又同步念想着家国一脉的传统温暖。中华传统文化,对这个国家你我他的今天和未来,究竟意味着什么?记得多年前国内曾经流行一句话:家不是讲理的地方,而是讲感情的地方。与之相呼应的现象,即“一家之内无界限”——涉及父母妻儿的事情,除了无原则的孝爱,就是无天花板的付出;除了无底线的服从,就是无缘无故的叛逆。所以对于滋养每个中国人一生的文化,我们也常常本能地“不讲道理”:或者无比痛恨,非扫荡干净不痛快;或者无比重视,非全套照搬不罢休。其实,这是一个最需要回归常识的领域。常识是:面对家国与传统,我们必须讲感情,但也必须讲道理;我们离不开经典的滋养,但也离不开打破经典的论述;我们需要古人的智慧,但也需要自己的创造...
CONTACT US 联系我们 市场合作:xinxiaozhang@126.com
发行咨询:023-67515642
合作垂询:023-67073666
地址:重庆市渝北区新南路11号人和天地4栋2-3#
关注我们 Our attention
《新校长》 《星教师》 蒲公英书房
在线留言 FEEDBACK
  • 您的姓名:
  • *
  • 公司名称:
  • *
  • 地址:
  • *
  • 电话:
  • *
  • 传真:
  • *
  • E-mail:
  • *
  • 邮政编码:
  • *
  • 留言主题:
  • *
  • 详细说明:
  • *
Copyright ©2016 重庆市新美育文化传媒有限公司
犀牛云提供企业云服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