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RVICE SYSTEM 服务体系
2017 - 01 - 06
人怎样阅读,就怎样存在文/李斌(蒲公英教育智库总裁、《新校长》总编)深秋薄雾,13岁的我坐在院坝旁菜地边,聚精会神地偷读。一只大手悄悄从背后伸出,扯开膝上作掩饰用的语文书,露出下面的金庸武侠《书剑恩仇录》。已经记不清那是第几次为读书而挨父亲的暴打。在我的学生时代,一切课外书籍都是被禁止的对象,但又总是禁而不止。因为“与生俱来的兴趣”,我在阅读方面和父母斗智斗勇地“不务正业”,长达十余年。高中时代,朦胧喜欢一个邻家女生,于是天天写暗恋日记,目的是有朝一日能拿给对方看得掉泪。我不停地从所阅读的书上,找一些荡气回肠的表达来组装成文——慢慢地,爱上了写作。大学时代,立志写一部“流传千古”的小说。学校里一半“馆藏经典”都被复习或浏览了一遍,然后模拟着每天推敲文字,操练创作——慢慢地,我荒废了学业,却成就了职业。毕业后成为记者,闲读十多年杂书的经历立即显出了优势:知识面开阔,写作能力强,有高度,似乎也...
2017 - 01 - 06
陈旧的教师培训模式已无力安枕文/王小波(蒲公英教育智库研究员、《新校长》杂志记者)今年以来,我制定了一个系统学习计划:慕课“中国传统文化”。根据自己的学习习惯,设定好目标和期限,我在理论学习上选择以在线慕课为主,再配合书籍阅读和学习心得笔记;在实践学习上设计了两次民族地区的旅行、太极拳练习和一门传统技艺——口技的训练;再加入了两三个传统文化学习微信群,去现场听了“禅宗文化”等系列讲座……我利用“互联网+”教育热潮下的资源优势,一步步执行个人的年度学习目标。在过去,这样的学习几乎无法实现,而现在已成趋势。可作为提供教育服务的中小学校,给老师们开展的培训或学习,很多却还停留在传统模式上,对教师的核心发展需求视而不见,对“互联网+”的教育形态利用不佳,对学习机制、学习情境毫无设计……如果老师们还是像从前一样“听话”,学生核心素养的培养并不亟待转变,新技术新工具对传统教学方式的更新没那么快速,或许...
2017 - 01 - 06
以怎样的心智,才能拥抱无限的天空?文/李斌(蒲公英教育智库总裁、《新校长》杂志总编) 清晨靠窗瞭望,远山层叠初阳温暖,树叶因风微动,内心涌起“站在美好之物旁边赞叹”的诗情画意:见蜘蛛临窗织网久违之心如阳光在叶尖跳舞冥冥中的声音说回来吧,造物的恩宠一般而言,“造物的恩宠”总是指向“万物的灵长”——人类。记得三年前业余搞起“周末儿童读书会”,某邻家小男生曾在书里读到这个说法,不解地问我“为什么是人”,我根据哲学家的共识回答了他:因为人具备高水平的思维力和创造性。事实上,全球教育界也有相同的共识:教育的终极目标就是培养人之为人的思维能力,而思维能力的终极目标就是让人的创造性合乎自然与社会总规律。但真实的教育实践在这个问题上却并不乐观:课堂只有知识流量没有思维流量,学习只有教材蓝本没有现实维度,考试只论分数为王不论真实素养……我们因此培养了一大批缺乏高阶思维力的人,然后以浪漫的毕业致辞将...
2017 - 01 - 06
让“设计思维”成为教育主流方法论文/李斌本期关于“新校长”的个性化标签,我想增加的维度是“教育设计师”。在我看来,校长与“新校长”最大的不同,在于是否拥有成熟的“设计思维”。“设计思维”顾名思义,就是像设计师一样观察、思考和解决问题。一名传统的校长和一名成熟的设计师,就角色使命而言基本属于“同道中人”:前者是致力于让学校发生积极的变化,后者是致力于让这个世界变得更美更好。然而他们的思维与行动却又截然不同:传统校长作为组织领导者,习惯于以“上层建筑”为思考维度,以组织结构稳定为工作重心;设计师作为新事物的创造者,则更多关注事物的底层,以所服务人群的行为变迁为中心。传统校长通过定战略、搭班子、带队伍,习惯于固化流程,以目标管理抵达办学结果;设计师则依靠一套创新式解决问题的方法与工具,重视充分调动每一个团队伙伴的优势与激情,让创意和创新自然发生。传统校长因为岗位职责所限,常常只重视眼前的厉害关系...
2017 - 01 - 06
从“栩栩如生的逝去”里抬起头来文/李斌为什么要“还原民国教育”?歌德曾在《浮士德》里咏叹人性:当下存在的,仿佛从眼前远遁;已经逝去的,又变得栩栩如生。此刻,我从“栩栩如生的逝去”里抬起头来,试图思考这种贴近真实的还原,对当下中国教育的价值。“文以化真方载道,诗非朦胧不流芳”——因为人性,我们每一个人描述历史的态度总是如此。远远地望见,大致地勾勒,所以发光的部分便最容易浮现出来。可以看到,那些流传的“发光的民国教育”故事,除了让人高山仰止并试图寻踪效法以外,不可避免也会带来另一重影响,即讲故事和听故事的人,容易一起失去面对当下复杂教育情境的清晰判断和足够信心。而《新校长》真实再现历史的研究,客观上有效弥补了这个维度上的缺陷。但这并不是最重要的。“还原民国教育”的首要目标,是期待今天的中国教育人,以先贤为鉴,发现这两个时代巨大的相似性:第一,我们其实都呈现出传统断裂,价值崩塌,没有一个“主义”...
2017 - 01 - 06
我们最需要瞭望的,不是大学,而是“专业魅力” 1一次沉重的追问即使屠呦呦在2015年砸碎了中国内地一个甲子的“零蛋”,也难以打破中国内地大学高端人才培养的尴尬。这位没有博士文凭、留洋背景,多次落选院士的“三无”科学家,成为中国内地获得诺贝尔科学奖的第一人,在某种意义上成为一个“反证”,折射出中国内地学术生态的弊端。不说美欧强国,单说同处亚洲的日本,就足以让我们汗颜。这个人口约为中国十分之一的“小国”,1949年以来先后获得了21个诺贝尔科学奖,京都大学就有6位本科校友获奖,东京大学、名古屋大学各有3位本科校友获奖。这就难怪钱学森老先生会问:“为什么我们的学校总是培养不出杰出人才?”2005年,时任总理温家宝在看望他的时候,他感慨说:“这么多年培养的学生,还没有哪一个的学术成就,能够跟民国时代培养的大师相比。”民国时代,战乱频仍,当时的中国大学,却培养出众多大师、大家。以西南联大为...
2017 - 01 - 06
出发,去寻找美好的班级王慧(蒲公英教育智库研究员、《新校长》杂志编辑) 这是每一个人都经历过的地方;也是每一位校长最上心和最头痛的地方;更是每一位老师最沉醉或最无奈的地方…… 朱永新先生在描述他心中的完美教室时说:“教室就是一个缩微版的学校,具备学校一切的结构与功能。”“完美”二字,是朱老师唯一在这个地方毫不吝啬使用的期待。 我们也认识到,班级是校园最基本的单位,是儿童价值观育行为方式生成的最重要的场所——班级长相如何,直接决定了学校长相如何,以及每个孩子长相如何! 一班一世界,一班一文化。班级文化到底是什么?老师到底应该怎么建构它?是不是给班级取个好听的名字、设计个好看的班徽、写一首朗朗上口的班歌就有了呢? 是,但不完全是。 在为本专辑《一班一世界》筛选稿件的过程中,我发现太多学校老师理解班级文化时,局限于显性方面,即单一强调班...
2017 - 01 - 06
传统:一个最应该“讲点常识”的地方李斌(蒲公英教育智库总裁、《新校长》杂志主编)今日元宵节,我坐在咖啡馆写作,却又满心盼望着赶紧完工回家过节。这情境像极了我们所处的时代——生活在全球一体的现代时空,又同步念想着家国一脉的传统温暖。中华传统文化,对这个国家你我他的今天和未来,究竟意味着什么?记得多年前国内曾经流行一句话:家不是讲理的地方,而是讲感情的地方。与之相呼应的现象,即“一家之内无界限”——涉及父母妻儿的事情,除了无原则的孝爱,就是无天花板的付出;除了无底线的服从,就是无缘无故的叛逆。所以对于滋养每个中国人一生的文化,我们也常常本能地“不讲道理”:或者无比痛恨,非扫荡干净不痛快;或者无比重视,非全套照搬不罢休。其实,这是一个最需要回归常识的领域。常识是:面对家国与传统,我们必须讲感情,但也必须讲道理;我们离不开经典的滋养,但也离不开打破经典的论述;我们需要古人的智慧,但也需要自己的创造...
2017 - 01 - 06
当学校课程开始通往“人性与世界”文/李斌(蒲公英教育智库总裁、《新校长》杂志总编辑) 教材以外的课,是一堂最难上好的课。除夕之夜,聚集在长辈家守岁。不料今夕团圆不聊天,老老少少抢红包,我家女儿果果妹也捧着爸爸妈妈买给她的手机,从6点一直“战斗”到12点。忍无可忍的我,在跨年之际收走了她的手机。果果妹委屈地流下了眼泪:手机是你买的,抢红包是你教我的,弟弟妹妹叔叔阿姨外公外婆都在抢,为什么我不能继续?微信红包、支付宝红包,仿佛大千世界留给中国人的“新鲜出笼的课程”——它如此受人欢迎,因为它通往人性的需求,把世界带入自己的生活,同时千万里外的亲友、同事、同学也可以被一个工具“团圆”在一起……然而新年之后,骂声潮起;抢完红包,空虚泛滥,健康受损……套用一句老话——“红包”走得太远,却忘记了为什么出发。是的,这堂“通往人性与世界的新课”,该如何面对它才是正确的姿势?我事后跟女儿讨论,达成三...
CONTACT US 联系我们 市场合作:xinxiaozhang@126.com
发行咨询:023-67515642
合作垂询:023-67073666
地址:重庆市渝北区新南路11号人和天地4栋2-3#
关注我们 Our attention
《新校长》 《星教师》 蒲公英书房
在线留言 FEEDBACK
  • 您的姓名:
  • *
  • 公司名称:
  • *
  • 地址:
  • *
  • 电话:
  • *
  • 传真:
  • *
  • E-mail:
  • *
  • 邮政编码:
  • *
  • 留言主题:
  • *
  • 详细说明:
  • *
Copyright ©2016 重庆市新美育文化传媒有限公司
犀牛云提供企业云服务